坑爹!落马厅长:儿子赌博欠巨款,自己被逼债心脏病发

核心提示:每次欠债后,李兴华的儿子都躲起来。债主追债急,有发短信、打电话威胁的、有到住家贴纸条的,有到亲戚公司捣乱的,搞得全家不得安宁。

南方+《武松来了》主讲人:

马瘦毛长蹄子肥,儿子偷爹不算贼。

瞎大爷娶个瞎大奶奶,

老两口过了多半辈儿,谁不认识谁。

溺爱孩子,不但害了孩子,父母最终也会自食苦果。这些年,国内被查处的官员,不少是被自己的熊孩子给坑的。

当然,也有不少官爸官妈们把自己的孩子给坑了。

本期南方+《武松来了》,广东两位落马厅长出镜忏悔。他们一个是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一个是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这是他们落马后,首次出镜忏悔。

狱中作诗忏悔:子债父还遭双规

如果弄个坑爹排行榜,广东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的儿子必定进入前三。

2015年初,李兴华涉嫌受贿案开庭审理,被指控受贿4000多万,其中1840万用来给儿子还赌债。

节目中,李兴华作诗忏悔:子债父还遭双规,功名利禄浮云非。更失自由贵无价,只愿换得浪子回。

李兴华交代,他的儿子高中阶段开始沉迷于玩电子游戏机,经常彻夜不归。2009年以后,几乎不回家住,开始小赌。2010年后,越赌越大。2011年初,赌债就有数百万之巨!到了2012年底一共出现4批债务,每批都是几百万元!

儿子屡教不改,厅长气得发心脏病

每次欠债后,李兴华的儿子都躲起来。债主追债急,有发短信、打电话威胁的、有到住家贴纸条的,有到亲戚公司捣乱的,搞得全家不得安宁。

李兴华也曾狠狠教训过儿子,好多次晚上都睡不着觉,伤心流泪,几次气得心脏病发作。

节目展现了李兴华在狱中的生活状态,华发多生,人已老矣。

有熊孩子坑爹的,也有爹坑娃的。

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的儿子黄某,是黄柏青与不法商人置换利益的工具。

从2009年下半年至今,黄柏青以借钱的名义向广东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庄某“索取”200万元给黄某做生意,又通过所谓的“项目合作”,以赠送干股分红的形式获得共计2000多万元,还有事先口头约定但尚未到账的共计人民币3000多万元。

这些都假借生意合作之名行权钱交易之实。取得香港户口的黄某还在香港开设银行账户替父洗钱,形成了“老子在国内给人办事,儿子在境外大肆收钱”的腐败链条。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黄柏青之所以走上贪腐不归路,与其妻子的推波助澜以及对儿子的“错爱”有很大关系。即使在调查期间,黄柏青依然庇护妻子。

据专案组反映,黄柏青与其妻子长期以来疏于与儿子交流,知悉省纪委正核查自己问题时,黄柏青与黄某的交流才慢慢多了起来,但两个人谈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抹平账目,对抗调查。

节目中,黄柏青讲述了自己思想不断堕落的过程,感叹:“不靠组织,靠儿子啦。”

对于坑了儿子,这件事。他在节目中也做了忏悔,称自己“不仁!”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文规定,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收受对方财务的;或者领导干部纵容、默许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利用党员干部本人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的,都要被给予处分。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涉嫌犯罪的,还要移交司法。

>>>《武松来了》拍案道醒语

其实,不仅是党员领导干部,我们所有人都不想让爱子变成熊孩子。

怎么办?关键在“家风”!

习近平总书记就说过,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咱看看人家老一辈革命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周总理的十条家规

今年1月8日是周恩来总理逝世41周年的日子。我们看看他的十条家规。

外地亲戚进京看他,一律住国务院招待所,住宿费由他支付;

来者一律到国务院机关食堂排队买饭菜,有工作的自己出钱,没有工作的由他代付;

看戏要买票入场,不得用招待券;

不许请客送礼;

不许动用公车;

凡个人生活中能自己做的事,不要别人代劳;

生活要艰苦朴素;

在任何场合都不要说出与他的关系;

不谋私利,不搞特殊化。

●广东省委老书记林若的家规

再来看看广东省委老书记林若的家规

林若(1924-2012年),广东潮安县人,1945年参加革命工作,从基层岗位到县委书记、地委书记,一步一个台阶走上省委书记领导岗位。1985年9月他主持省委全面工作后,坚持实事求是,大胆探索,率领广东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先行一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林若和妻子相约以“不多占多用”为家规。林若说,自己将之视为珍宝,至死不渝。几十年来,世事变,人心变,但林若夫妇一直守护着这个约定。

主讲人赵杨:我想各位为人父、为人母者,以正直者为榜样,才能有个幸福、平安的家!

贪官忏悔:面对轻而易举到手的钱财 我不舍得放手

回顾我的经历可以说前半生顺风顺水,我对未来也自信满满。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很多以前的同学见面都成了私企老板,身家上千万,住的豪宅别墅、出入豪车代步。而我自己,虽然说是一局之长,但每个月只有那几千元的固定工资,除去房贷、车贷、日常开销,基本上所剩无几。再想想平日里有求于我的工程老板们,在自己面前说尽好话,在外面却是挥金如土、奢华至极。一和他们比较我就非常沮丧。有时候想,十年寒窗我为了什么?难道就是这几千块钱工资?就是这样辛苦的工作?我的思想防线开始出现裂痕。


今日热点

人气关注